042019-11
手挖“起跑穴”成功演变跳高起跑器

发布者: 浏览次数:

  会百米赛中创造10.3秒的世界纪录时,是从自己挖掘的“起跑穴”里腾跃而出的。当年的运动员比赛前人手一把铁铲,在起跑处的煤渣地上匆忙挖好两个坑,以便安顿自己的双脚,于是“挖坑水平”也成了田径技术的组成部分。“起跑穴”不仅形貌参差,而且脚掌塞进坑里后处于地平面以下,起跑时很容易刮

  脚尖影响成绩。1927年美国教练布雷斯纳汉,直到1937年才被国际田联认可。今天的起跑器不但牢固舒适,而且便于调节距离和角度,运动员“蹲踞”其上,身体如同蓄势待发的压缩弹簧,能在最短时间里摆脱静止状态获得最大初速度。起跑器上和发令枪联动的传感装置计时精度达到了千分之一秒。

  打从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使用第一个周长为400米的跑道后,这种两头圆,中间直的“曲别针”模式便延续下来。运动员在直道上奔跑时,由于方向不变,每次蹬腿所用的力都对原来速度有叠加效果,能达到自身速度的最大值,身体也只须向前方倾斜。弯道上奔跑的轨迹是一个圆弧,速度的方向在不断变化,事实上,身体每次腾空后都会沿切线方向飞出,摆动腿落地后才能再度改变方向,这种由许多“线段”连成的“弧”颇似一条“割圆”的折线。向心加速度的产生必须有向心力的作用,运动员跑弯道的向心力来自身体内倾时所受重力与支撑力的合力,它和速度的方向垂直并指向圆心,维持着和惯性离心力的动态平衡。向心力与速度的平方成正比,与圆弧的曲率半径成反比,因此跑得越快,拐得越急,身体倾斜角度就越大,也越会影响奔跑速度的发挥。首届雅典奥运会细长的U形跑道就因为曲线太陡而不利于竞赛。需要了解的是,身体在弯道上的内倾是指整个身体轴线的角度,而并不能靠着上体向内歪扭。今天标准的环形跑道修建时要求有向内千分之一的倾斜度,先进的室内田径场还出现液压装置调节弯道的坡度,都是为了更好适应跑弯道时身体的姿态。

  百年间,各国专家做过多种试验和比较,创造出蓝曲式、三圆心式,尖圆式等跑道,目前国际上公认半圆式为最好,标准的400米跑道有3种规格,内突沿半径分别为36米、36.5米和37.898米。半径小的跑道曲率大,但直道部分所占的比例也大,可谓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了。弯道上起跑时,起跑器都安装在跑道右侧,中心位置正对弯道切点方向,便是为了给运动员提供起跑后的最大直线米接力赛中,实力强大的美国队因跑第三棒的威廉姆斯起跑过快,使第二棒琼斯追赶不上而传棒失败。接力赛是短跑中必须靠集体力量和团队精神取胜的项目,具有极高的技术含量。

  两辆并行的汽车如果速度相同,上面乘坐的人便能够轻易的互相传递东西,每秒10多公里运行的宇宙飞行器只要彼此相对速度为零就可以在太空对接,田径场上接力赛的每条跑道上都划出了20米的接力区,前面还有5米的预跑区,接力赛的基本要领应该是,传棒运动员跑速不下降而接棒运动员已经接近发挥出最高速度时,两人在接力区内迅速、准确、平稳地完成传接动作。这就要求接棒运动员参照标志线不失时机地起跑,当双方距离逐渐缩短,彼此都处于最高速度又达到同步速度的瞬间“一蹴而就”。此时两位运动员前后应相距大约1.5米,靠着身高臂长与配合默契赢得1.5至2米的“获益距离”,所谓“获益距离”指的是传接棒动作时身体重心相隔的最大水平距离,3个接力区累计起来相当于整个团队少跑5至6米,这对于百分之一秒决胜负的世界级大赛,其意义不言自明。

  一个让人们熟视无睹却又难以回答的现象是,为什么我们在田径场上总是沿着逆时针方向跑?诚然这是国际田联做出的规定,但事实证明逆时针跑确实更加

  并且成绩胜过顺时针跑。有人说因为人的心脏靠左,有人说因为右腿比左腿更占优势,还有人认为我们的观看和阅读习惯是从左到右,甚至有人拿宏观尺度上地球自转产生的科里奥利力来解释,显然都牵强附会不能令人信服。且不说滑冰、自行车和纳斯卡汽车赛,就说日常生活中游艺场的旋转木马和宾馆的旋转门,乃至农村推碾拉磨,家里打扑克搓麻将也不约而同按逆时针方向运动,而在使用卷笔刀和打蛋器时却又习惯于顺时针方向。我们不禁陷入辽阔的遐想,从氨基酸的“手性”到牵牛花的生长,从龙卷风的发生到行星的自转和公转,旋转是大自然万事万物基本的运动方式,至于运动员为什么按逆时针方向奔跑,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,高傲的现代科学也许为回答不了如此简单的问题而尴尬,但“强作解人”并非科学的态度。也许这一现象根本没有什么道理,也许毕竟应该有点道理,也许真正原因深藏在我们进化的历史中?看来这个问题只能“立此存照”并有待继续思考和探究了。